朴乘二

cp杂食cp洁癖跳坑王
轰爆瑞嘉酒茨马场林黑白童子
不逆不拆
我流非典型写手
不受人喜欢文风慎fo

对不起马场林我是菜鸡(顶锅跑
我真的不会画画我就是个破点赞的
用爱发电
(看背景认手书系列
手书估计...开学前能搞完
我是狂草流不要看了就当我交党费吧
(oocoocoocooc

【马场林】坚信明日到来之时,一切都会被照亮

#中心混乱
#短小


窗外边的树被吹得胡乱地响,风裹着雨从开着的窗口猛地灌进来,撞到林宪明的脸上、肩上、脖颈上,掀起他好看的茶色长发。

动乱已经过去,生活归于平静,但他总是会想起从前的事。
他望着窗子里映出的影子发呆,

“侨梅...要是你还在的话...会是这样吧…”

风越吹越大,林打了个哆嗦,站起来踮着脚用力把窗户拉上。窗户的支架有些老化了,发出叽叽吱吱的响声,窗子砸到窗框上,发出不大不小撞击的声响。
林回过神顺顺头发。
果然阴雨天人就会胡乱的想些有的没的。

“林酱,我回来了!”门应声被推开,从门外走进来的拿着棒球棍的人,一如既往顶着蓬乱的鸡窝头。

笨马。林在心里槽了几句,情绪有些低落地坐在沙发上,无意识地触碰着自己手臂上从前留下的印记,完全没有正眼看马场的意思。马场习以为常地露出被林嫌弃地评价为“蠢死了”的笑容,竖起一根手指,故作严肃地问道:“「欢迎回来」呢?”

“去做饭啦我要饿死了。”林嫌弃地一把把马场推向厨房,眼睛盯着电视里的偶像剧男女主角互相告白,却什么都没有听到脑子里。

“明明之前都说过了啊,再说一次有那么困难吗…”马场装出委屈的声音,嘟嘟哝哝的往林这边靠过来。让林想起趴到人身上撒娇的大型犬类。

“走开啦,刚刚运动完的家伙,臭死了。”林依旧满脸堆着嫌弃地把马场往旁边推,丝毫没有想要接受他撒娇的样子。

马场笑着伸手揉揉人头发,声音柔和了下来:“又想起以前的事了?”
林看向马场,愣愣地点点头,没有下文。
“林酱,不要担心,都过去了啊!”马场作出显得干劲十足却又十分滑稽的动作,引得林噗嗤一笑,“马蠢,这个动作好傻。”
马场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林突然感到被一个温暖的怀抱裹了起来,来自面前人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,带给人十足的心安。
大型犬蹭蹭林的颈窝,用轻轻在林耳边安慰道:“林酱,我说过了,还是要多依赖别人一点啊。”

“我在。”

林愣了愣,伸出手,学着偶像剧里的角色们与马场相拥。从喉咙里挤出嗯声。
这里是博多,是新的开始。
窗外雨还在下,风还在刮。
但明天应该会是个大晴天吧。

一个立牌的repo
啊啊啊啊真的超级好看qwq是心动瑞嘉了
@Norasfer 老师的画风真的是戳到我心坎里了qwq特别是嘉嘉啊啊啊啊万圣节这种paro不要太带感!!!我简直疯狂了,拿到立牌以后差点就原地飞升了(你清醒一点
顺便说一句
老师真的是一个才华与美貌兼备的心地善良超级温柔的天使!!!!!多谢老师昨天的帮忙!!!会一直喜欢老师的
(老师说会在鲸鱼组上架悄咪咪给老师打个广告
我爱老师!!!!我爱瑞嘉!!!!
(胡言乱语一堆请老师不要嫌弃

学到了

颂叁。:

学到了

雨治:

困告告:

犬涯差互:

学到了!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

嘉嘉生日快乐啊!

摸一个女儿
画风崩坏

红包早就收到了今天才拆!可以说是超超可爱了!吹爆 @5:55 太太新年快乐!

[信庄]第一个情人节。

  [重点]我流信庄,现代paro 文笔崩坏意识流
          短小一发完ooc属于我
  情人节快乐!

  明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。
  情人节的唯一愿望是和他的关系更进一步。
  韩信想着,看向日历上用红笔画了圈的那个日子。莫名有些激动,脑子乱乱的。
  情人节惊喜?是想过的,但对方是哲学系的教授庄周,一个恋爱白痴。
  自从在一起以后,韩信不止一次想要进一步发展,可是庄周在恋爱方面的迟钝,导致他们还停留在只是牵手拥抱的阶段。
  “啧,跟初中生谈恋爱一样。”韩信无可奈何地烦躁,使劲揉了揉头发。
  有时候是有一些恼火,但是看见庄周在这方面天然呆的样子,韩信也就忍回去了。
  可恶,还是想要有什么进展啊。
  其实韩信的占有欲很强,这点除了庄周意外的人都心知肚明。谁叫他遇上庄周?自制力抵消了一部分,剩下的,正在脑中叫嚣着与理智互搏。
  夜幕降临,还有随夜幕一同来到的嘀嗒声。
  韩信脑内斗争了好一会,回过神来窗外已是大雨倾盆。
  “天气预报终于准了啊,不对,我没看过天气预报啊。”韩信猛地想起庄周早上发来的短信。
  “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,记得带伞 ”
  和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关联。
  韩信看了看桌上的课程表,庄周的最后一节课应该刚刚下课。取下挂在椅背上的外套,裹紧,拿起伞。
  我想他了,想去接他,现在。
  韩信跳脱地想,好像之前的纠结不存在一样。
 

  庄周研究哲学,在学术界成就不小,在学校也是有名的教授,教出来的学生质量不是一般的高。但是在日常生活中,对于自己的事却异常糊涂。
  提醒了他拿伞自己却忘了啊。
  庄周自嘲地笑笑,不止一次出现这种事了,除了学术,果然在各个方面都很迟钝呢。
  窗外的雨一阵一阵,越下越大,击打地面发出的声响越来越密。
  这一时半会儿连办公室都出不了,别说回家了。
  在庄周犹豫冲出去还是等的时候,
  “果然忘带伞了。”
  像是猜对谜题的孩子,话语里掩藏不住的笑意,好像在为什么蓄势。
  庄周眯起眼笑了,“来送我回家?”
  “不,是来接你回家。”韩信对上对方的眼睛,笑意碰撞在一起。
  “那不是一样吗?”庄周拉起韩信准备往外走,手却被韩信有力地反包住了。
  “周,搬到我家来住吧。”韩信脑子里的那玩意儿开始作祟,又回到了来之前的状态,纠结得韩信想要扛起庄周直接走人回家。
  庄周在一瞬间意识放空地盯向韩信那个方向,旋即轻声回答道
  “…可以啊,送我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搬到你家吧…”
“我觉得不行。”庄周的声音想猫爪,一下下地挠着韩信紧绷的神经,韩信觉得自己有点儿控制不住了,一下子凑近庄周,“周…明天是什么日子知道吗?”
  庄周一霎意识空白,拉回思绪想了想:“是…情人节。”
  韩信越逼越近,温热的呼吸喷在庄周的脸上,办公室开着空调,平常感官并不灵敏的庄周觉得,实在是太热了。
  “我想要个礼物。”韩信的声音软了下来,像个要糖吃的孩子。
  “什么?”庄周刚问完,韩信突然拥住庄周,
  一个绵长甜蜜的吻,庄周感觉整个人都化了,飘飘然的。
  “想要你,各种意义上的。”
 

 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
  韩信在身边睡着的人脸上留下了个轻吻。
  “我爱你。”
  第一个情人节也是最后一个,因为从今往后是爱人。

[瑞嘉]这是喜欢。

[重点]
我流瑞嘉 ooc属于我 人造人设定有 意识流逻辑混乱 短小一发完
!轻喷
算是一个提前的情人节贺礼(情人节没时间肝。。

1.
  “怎么了,嘉德罗斯?”格瑞停下来,转身看向眉头紧皱嘉德罗斯。
  嘉德罗斯四处张望了一会儿,犹豫地转过身。
  “走吧,格瑞,你答应过今天要陪我好好打一架的。”话语中仍有迟疑的意味。
  看起来有心事。
  “那你可得专心啊。”格瑞握紧烈斩,摆出应战姿势,“我觉得这儿就行了,再说你平时不是不挑地方的吗?”
  嘉德罗斯扫视四周。
  “算了。”嘉德罗斯握住大罗神通棍,使劲摇了摇头。
  “我们改天再战。”
  说罢,嘉德罗斯已不见人影。
  反常,很反常。
  格瑞觉得嘉德罗斯今天很奇怪,往常答应陪他打架,他一定是要打个天翻地覆才罢休的,今天却自己放弃了。
  格瑞仔细想了想,嘉德罗斯的反常并不是从今天开始的。这周嘉德罗斯找他的次数相确实异常的少。
  “他最近有些奇怪。”格瑞想着嘉德罗斯的反常,提笔在日记本上这样写道。
2.
  嘉德罗斯站在赤焰山上,夜幕正在一点点消退。
  雷德和祖玛还在睡觉。
  嘉德罗斯盯着前方的天空,看着金色的太阳从地平线往上升起,赶得夜幕携着星辰退散,逼退一切黑暗的架势。
  只有这时,嘉德罗斯才会觅得一丝平和。
  身为人造人,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,包括情感变化波动都在圣空星研究所那帮人的监控下,嘉德罗斯有时也会在脑内接受到来自那里的指令。
  但是自从认识格瑞,嘉德罗斯的情绪模块开始不断的需要升级改良。
  实验室的人见势头不对,作出了一些调整。可能对于他们来说是动动手指头的事,嘉德罗斯最近却因为这个有些不舒服。
  具体是怎么样的,他也说不明白。一步步走近格瑞,嘉德罗斯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,像是溺于水中慢慢窒息的感觉,由于实验室的控制,嘉德罗斯的情绪模块不能够告诉他,见到格瑞时自己的那种反应到底是什么。
  这种感觉随着与格瑞打交道越来越多,而越来越强烈地在嘉德罗斯脑子里出现。这种情绪想要挣出枷锁,一下一下地冲击着嘉德罗斯的神经,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可能产生幻觉了,他觉得圣空星早晚会有一天让人摧毁他,他觉得身边随时都有无数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,随时有人在密谋怎样销毁这个不合格的候选王。          
  可他还是想明白,那种情绪是什么,他还是想要接近格瑞。
  但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集中精力,无法心无顾忌,脑子里的响动越来越大。
  “咔”
  什么坏掉了。
3.
  格瑞记日记的习惯是从遇到嘉德罗斯的那天开始的。
  从来没有人会像嘉德罗斯一样,明亮、炽热、张狂、那是格瑞从未见到过的。
  特殊的感情从心里萌芽,但格瑞从不会,不敢去正视它,格瑞觉得它是畸形的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。他就任由其在心底不受营养而腐烂。
  一个正常人这样子迟早是会疯掉的,于是格瑞就把它记下来,只有他一人知晓。
  嘉德罗斯迟早是会成神的,而我只是一个凡人。格瑞这样告诉自己,在每次嘉德罗斯找到自己的时候,亦或是自己在某一个快要失去理智的瞬间的时候。
  格瑞有时会给自己机会,这就是为什么他会接受嘉德罗斯的要求,但他也会在此之前做好所有的预防,让自己的作为不出格。
  谁也不知道格瑞的扑克脸下藏了什么。
4.
  雷德和祖玛发现嘉德罗斯不见了。
  常在的地方都找过了,连赤焰山都翻了一遍。
  他们想到了格瑞。
5.
  “是喜,欢,它叫喜,欢。”嘉德罗斯突然明白了,那种感情名为喜欢。
  他像是重获了新生,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氧气,大口地喘息着,他知道这样做可能会被当做废物给永远被清理在这个世界,但是他不在乎,不当王又怎样?被销毁又怎样?他忍不了了,他想要冲到格瑞面前,大声的告诉格瑞
  “嘉德罗斯,我喜欢你。”
 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嘉德罗斯一脸诧异地回过头。
  是格瑞。
  格瑞手里拿着那本奶白色的日记本,迎着阳光,很慢很慢地走近嘉德罗斯。
  前一晚,格瑞的脑子乱到了极点,因为嘉德罗斯的反常,格瑞越想,越抑制不住自己藏在心底的感情,他脑子里都是嘉德罗斯的笑,的话语,的喜好。终于,沉积已久的情感在某一瞬间迸发出来。
  格瑞最终选择直面自己的内心――他是喜欢嘉德罗斯的。
  嘉德罗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,但格瑞坚定的眼神告诉他“你没有听错”。
  嘉德罗斯再没有犹豫,跑上前一把抱住格瑞,“我也喜欢你,格瑞。”,格瑞伸出手回搂住了嘉德罗斯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  嘉德罗斯从前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天,他和格瑞,会向这样发展。
  无论以后怎样,至少有一个美好的现在,足够了。
  这是喜欢。